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007真人007真人

2019-10-25 15:34:05来源:文中思分享到

多年前在宜宾参加一次会议之际,匆匆去过一趟李庄,但时间急,看的不全,体验不深,中国营造学社和栗峰山史语所两处重要旧址都未走到,仅留下一点庙宇及抗战文化的印象。自看完了岳南先生的大作巜南渡北归》后深受感染,久久不能平静,大师虽己远去,但留下的风范、趣事、佳话尤存。为了进一步加深了解,更多接近那段艰难而难忘的历史,触摸小镇特有的文化遗产,回望远走的大师,感受独特的文化氛围,遂产生了再访李庄的念头。

近日正好借国庆假期从上海回到自贡探望父母机会,带着已久的愿,一大早便携家人驱车前往李庄,先是经过一段G85高速,到达宜宾市后跨越了岷江、金沙江上两座大桥,从蜀南大道转入盐李路,沿长江边一路行驶17公里便很快抵达了万里长江第一古镇——李庄。这里位于长江南岸,山青水秀,民风淳朴,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具有1460多年的建镇史,文物古迹众多,成规模的古建筑群临江排列而建,小巷院子巧妙布局其中,楼台亭阁随处可见,极具明清建筑风格,古朴、深邃的韵味让小镇的人文气息显得更加浓郁。小小的李庄独具魅力和影响,声名远播,颇有名气,它承载了一段国人难以忘怀的历史,增添了特别的色彩,既是一处充满传统文化涵养和历史遗迹沉淀的川南古镇,更是诉说抗战风云与沧桑的一个特殊名镇,有人称道“东部有周庄,西部有李庄”。

抗日战争期间,神州山河破碎,民族危难,李庄人展示了博大的家国情怀和历史担当,以罗南陔先生为代表的一些地方开明士绅相聚商议并达成共识,随立发出“同济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的电报,短短十六字掷地有声、字字千钧,其远见、胆略、大义、情怀着实令人佩服不己,心生敬意。李庄人主动相邀,尽其所能,鼎力相助,热情拥抱,于是同济大学及中央研究院、中国营造学社、中央博物院、金陵大学等十多家高等学府和科研院所相继迁驻于此。与此同时从北京故宫博物院南迁辗转运来李庄的数千箱国宝文物也放置在张家祠内保存,长达五、六年之久。可以毫不夸张的讲那时古老的李庄小镇成为在战火纷飞年代一处难得的安稳的“诺亚方舟”,为保护和延续国家文脉起到了重要的支点作用。

一时间内一群群、一路路的“下江人”迅速汇聚到这里,原来仅三千多人的小镇最多时接纳了上万外来人口。全国一批知名的专家、学者云集小镇,群星荟萃,李济、傳斯年、董作宾、陶孟和、梁思成、林徽因、梁思永、童第周、吴定良、劳干等等,他们在战时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依然不忘学术追求,潜心坚持科研教学,著书立说,传承文化,培养学子,真可谓硕果累累:梁思成大师的杠鼎之作巜中国建筑史》、“甲古文之父”—董作宾的名著巜殷历谱》即在此完成;“中国克隆之父”—童第周使用一台举债从小镇旧货摊上买回的德国产旧显微镜,借用干电池和煤油灯,甚至窗台上的阳光做实验,居然取得了领先世界的生物胚胎实验研究成果;一批莘莘学子在此艰难求学,后来许多人士成为新中国的栋梁之才:古建筑大师罗哲文1940年考入中国营造学社,师从著名的古建筑学家梁思成、刘敦桢等,建国后担任中国文物研究所所长、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长期从事古建筑的研究,创立了中国特色的古建保护理论,对长城、大运河等一大批重点古遗址、古建筑的保护与申遗事业作出了卓著的贡献,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学界泰斗、著名的哲学家、历史学家、宗教学家任继愈大师,在学术领域多有深入研究和重大贡献,1959年10月毛主席与任继愈之间还进行了一次关于宗教问题的谈话,1987年起长达18年担任国家图书馆馆长,他曾在李庄度过了自己的北大研究生阶段,获得了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的文学硕士;当今知名院士、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从医70余年,97岁高龄仍站在手术台上、享有“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国医于1940年春从马来西亚回到祖国,成功报考同济大学医学院来到李庄就读。小镇虽地处偏远,但战时与外界也多有交流沟通,这里曾举办过小型文物展览和巜日出》、巜雷雨》戏剧演出。著名教育家、清华大学校长、西南联大校务委员会主席梅贻琦于1941年6月不辞辛苦从昆明专程赶到李庄走访指导慰问,美国著名学者费正清教授、英国知名学者、“中国通”李约瑟博士也不远万里前来访问讲学........。

李庄古镇既小又大,说它小,方圆仅有几平方公里,人口也区区三千多;说它大,那几年间汇聚了上万外来人士,活跃着一群民族的知识精英,这一特殊的避难人群给小镇带来了新的知识、信息和风气,增多了人流物流,开办了接收当地小孩读书的小学,甚至还有多名研究机构的“下江人”与当地女子通婚交融,同济大学的部分学生投笔从戎,参加入缅远征军,投身抗战前线......。这些都给古老的小镇打上了战时特有的文化烙印,其影响力远远超出小镇的范围,不仅在国内,乃至美国、英国等国家都有所影响。这一时期李庄所发生的活动充分展示了以文抗战的坚强气节和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增添一道中国文化的厚重色彩,使小小的李庄成为当时闻名遐迩的、与重庆、成都、昆明齐名的大后方抗战文化中心之一。

漫歩在李庄的古寺庙、殿堂、巷道、楼台、民居、村落之中,在有的民居大院中还不时会看到一些当年迁驻文化机构的标牌(如中国地理研究所大地测量组、长江委水文局上游局)和知名学者举家租借民宅生活之处(如李济居住之处)。在寺庙院落里我边走边看,若有所思,80年前这些本该是李庄周边民众平时求神拜佛,一些地方大家族和商业帮会等的聚会之处(据说有九宫十八庙之多),竞然成为战乱中迁驻于此的科研、教学工作场所,虽然拥挤简陋,物质馈乏,条件异常艰苦,倒也十分僻静,相较西南联大常常遭受敌机轰炸的威胁而更加安全,勉强能够支撑学者们从事基本的科研教学,这在无意中成为难得的庇护宝地,这些古老的庙宇起到了之前从未预想到过的另类功能。我想啊,这也许正是在那个战乱时期发生的小镇传统文化与战时特殊需要的历史性和谐交汇,在外敌大举入侵、民族危难之际菩萨也大显慈悲,五、六年间一直保佑着这些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众多学者学子以及国家文化薪火。虽然一瞬之间有此番神灵的想像,但我沉下心来,思来想去,更愿意相信这正是几千年来历尽劫难、坚韧不拔、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强大力量的显现。

这次在李庄一天的参观行程中,一改以往走马观花的方式,满怀敬仰,整天浸泡在浓浓的文化氛围之中,慢行细品,兴致盎然,跑遍了各处各点。先是走过一段田间小道,穿过一片竹林来到营造社旧址及梁思成、林徽音旧居,看到复原当年的工作场景布置,感觉大师好似归来,十分亲切,令人感动。随后按照参观图的指引依次踏进张家祠、东嶽庙、祖师殿、慧光寺、胡家院子、罗家院子等逐一参观。慢步走过古街小巷,徘徊、驻足羊街,不时左右环视搜寻,小心翼翼触摸古宅门窗,大有留恋忘返、意犹未尽的感觉。中午过了许久才有一点饥饿感,于是找到一家小店特意品尝了当地传统必赢国际登录网站—李庄刀口蒜泥白肉,既是饱腹,也可算是另一文化体验吧。随后再次驱车,经过五、六公里蜿蜒曲折的山路终于到达了栗峰山庄,先是爬上山坡察看了残缺不堪的书院侧门,然后再转去正门沿台阶而上进入旧址展厅参观。在一天各处的参观过程中还不时联想起巜南渡北归》书中描述李庄的部分故事和情景,常常进行对照和思寻,并与家人交流分享。透过细心观看这些当年迁驻机构和人员活动的旧址、一件件的旧物、一张张的照片和详实文字介绍,不时还向现场的导游、工作人员咨询求证,试图获得更多一些历史点滴信息,尽力寻找早己逝去的大师们的一丝踪迹,此时此刻仿佛间穿越了时空,大师们的风采重现眼前,真是感慨万千,满满收获。

李庄之行令人抚今追昔,思绪万千,新中国70年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国家实力今非昔比,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当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伟大祖国的地位,李庄那段特殊的历史也决不会重现。展望未来,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之梦仍须我们不忘历史,居安思危,接续奋斗,祝愿伟大祖国更加繁荣富强!

本文作者:杨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