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挖坟 > 历史 > 历史人物 >

007真人007真人

来源:未知

  褚传禹何许人也?1919年生人,山东好汉,老八路出身,林总麾下冲锋军,抗美打响第一枪,开国上校,老16军副军长,新43军军长,自卫还击惩越寇,湖北军区当司令,半生沙场美名扬!

  如此一说大家基本就有概念了,这是一位历经抗日、解放、援朝、惩越战火考验的革命老军人,外战老英雄。

  褚传禹相当牛的一件事,那还是在抗美入朝战场上。1950年10月25日,两水洞前一场混战,猖狂北犯的韩军第6师2团3营及加强炮兵分队共486人覆灭于我志愿军之手,打出了志愿军出国作战的第一个模范战例。夺得这场战斗胜利首功的志愿军部队,就是第40军118师354团。团长为谁?褚传禹。也有说法是这一战打响了志愿军入朝第一枪,可惜由于史料记载分歧较多,因此难以定论。不管怎么说吧,在志愿军出国作战纪念日打出彩来,这就是巨大的历史荣誉!入朝作战三年,褚传禹打完全程,战后荣获该国政府颁发的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和三级国旗勋章。

  到了1979年的时候,花甲之年的褚传禹已经是新43军军长。为啥叫新43军呢?我们都知道老43军是东野6纵,林总麾下“五只虎”之一,战功赫赫,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不过,自此老43军就地方边缘化了,既没捞到抗美,也未挥师平叛,而是围着海边看日出日落。到了1961年,干脆撤销番号和建制,老43军到此结束。7年多后,越南战争形势加剧,为加强广西方向战备,以备必要时出兵抗美,中央军委命令广州军区重建陆军第43军。可惜,老43军的沿革已经中断,即使恢复番号也不是原来的东野6纵了,为方便区别故称之为新43军。

  别看军部是新组建的,下属的部队可不含糊。新43军成立后就接回了两支老部队,127师和128师。这二位名气实在是大,一个是怀揣“叶挺独立团”的“铁军师”,历史之光辉在我军部队中无与伦比;另一个是林总的心头肉,三次单独调动执行战役突击任务的“攻坚老虎”。有这两个猛师在,老6纵的魂儿就在!另外还将55军220师调归新43军建制,一年后改番号为129师。这个师的战功资历照两位老大哥是差多了,但也不是泛泛之辈,其前身为42军125师,援朝战场上一战新仓里,二战双连隧道,三战横城砥平里,和美法军硬碰硬练过刺刀,不愧被称之为“杨靖宇支队”。于是,1972年12月,褚传禹从内蒙古军区第一副司令员调任新43军军长,老将带起了老部队。

  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时,隶属武汉军区的新43军归广州军区指挥,分别在东线高平、禄平方向参战。褚传禹和军政委赵双选、军参谋长王敏学等组成精干的军前进指挥所,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周世忠也随军前指行动,统一对部队实施组织指挥。

  这次作战新43军是配属给广州军区的客军,没捞到打主攻的任务,而且全军是被拆分行动的。其中129师调归广州军区第42军指挥,参加对高平的进攻作战;军前指率领127师、128师、炮兵团、高炮团在禄平方向参战,清除边境的越军防御据点,同时牵制谅山和亭立方向的敌人,配合第55军攻击同登。褚传禹开始有些轻敌,觉得对手是越南地方军,自己又是配合作战,进攻纵深浅,腾挪受到限制,这仗打得实在不过瘾。

  话说回来,越南地方军可不是吃素的,往往表现比主力部队还要顽强。等到第一阶段作战打起来后,127师主攻支马、龙头,对手为谅山省军事指挥部下辖的独立第123团,就不是善茬。该团原为正规军,据说有20多年作战经历,战斗经验丰富,1976年才转为地方军。127师连续猛攻两天,终于夺占支马、龙头地区,歼灭独立第123团及武装公安约9个连,共毙敌803人,俘敌24人,缴获武器装备和军需物资一批。然而127师损失也不小,减员500余人,敌我交换比为1.5:1。另一方向128师打越军谅山省独立营和禄平县独立营,歼敌416人,自己伤亡200余人,敌我交换比为1.8:1,也不能说很理想。褚传禹这才意识到对手不好惹,部队伤亡有些大。他特意找来127师师长张万年、128师师长孔宪礼,询问作战情况,总结经验教训,提出改进措施,力求再战减少伤亡。

  老将就是老将,经验丰富,督促有力,效果立竿见影。经过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在第二阶段作战中,新43军各部调整战术,注意采取一点两面、小群多路攻击,重视排雷破障,在火力与运动结合上也越打越好,越打越熟练,伤亡越来越少,使敌我交换比变成了3:1。褚传禹指挥军主力宜将剩勇追穷寇,攻克禄平城,奔袭奇穷河,抢占迷迈山,配合第55军威摄河内,圆满完成了战役侧攻任务。配属给第42军的129师也成功歼灭边境守敌,截断4号公路,占领七溪县城,有力保障了第42军向高平突击无后顾之忧。

  在这次自卫还击作战中,新43军出境作战27天,共歼敌5269人(毙敌4991人,伤敌177人,俘敌101人),缴获各种枪1297支、各种炮65门、火箭筒180具、车辆25台、 电台27部、子弹190余万发、炮弹1万余发、地雷近2万枚,以及军需物资一大批。

  新43军方向的作战,总的来说,是到外区配合兄弟部队作战,是配角。对此褚传禹有清醒的认识,因此也很谦虚,战后他表示:“我们碰到的情况,没有兄弟部队那么复杂,受到的考验也没有兄弟部队那么严峻……”有将如此,诚为国家之幸乎!

  1981年5月,褚传禹调任湖北省军区司令员。1983年5月,褚传禹卸去湖北省军区司令员职务,转为军区顾问。1988年,他离职休息,并荣获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1999年8月19日,老将褚传禹因病在武汉逝世,享年80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享到: